2005-07-29, 11:02 PM

投降

我是投降了沒錯,俯首稱臣。 在牌局里我從來不是一個願賭服輸的小孩,所以我從來不賭博,我會流很多眼淚在夢里淹沒你為難的表情,我不會抄金手指看見破關動畫是隱藏遊戲的提示。 永無止盡的循環。 我會很乖巧的一直在馬莉歐第一關中吃掉所有的金幣,然後看見公主微笑也不想遇見下一關的惡龍。 掉下針山的時候/沒踩好毒菇的跳躍角度 N64是手心懸空的開始/PS2是我的情敵/icq是104769960再也沒有聽見那噢噢的訊息聲音/解除安裝20世紀少年/msn是我的新窗簾/只是想念自己的過去/我只是希望有人可以一直想念我/真的/會有一點痛/為了玫瑰年代的遺憾/原來已經過了6年。 原來我已經25歲了/耐吉說我是26 不管。 風都不吹了,風真的都不吹了。 請你有空記起我,因為單方面的記得,真的是一件難堪的事。......繼續閱讀

[大概是精神失常]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5-01-20, 02:29 AM

姊妹

其實艾咪是做過心理準備的,對一無所有這個名詞的釋譯解碼對辨之後,他發現人所謂的一無所有,都是失去一個平時理所當然擁有的東西。 是這樣的。 然後小米牽著她的手,手牽手像中學女生,走過那個充滿樹蔭的馬路,「其實我認識這顆樹很久了,但是說出來怕被笑…….所以我不會笑你,因為我的把柄告訴妳了,說吧!」 眼淚就這樣掉下來了,小米心想,幸好我朋友很少,否則大家輪班傷心,我的手帕來不及晾乾啊。 這是小米不輕易認識朋友的原因,很簡單的執著,她希望給朋友最專心的關心。 「拜託,不要再提男人了…….我們話題除了男人還有其他的嗎?」 艾咪抽搭搭的說「還有化妝品和折扣啊………」 小米有點汗顏,她知道這不是膚淺,而是一種現實。 跟街角的麵包店和銀行下的鹹酥機一樣不可或缺的現實。 「妳從來不提就清高了嗎?就從來沒痛過嗎?」 「我只是一直練習著自然的呼吸的方式,專心呼吸,用手指呼吸,用力呼吸,愛情不是氧氣。」 「太難了啦!我想哭……..」 「拜託妳不要!這不是安慰,妳哭很醜,我坐在妳旁邊很丟臉耶……..」幸好我朋友很少,小米心理又想了一次。 她們在一群高中生騎單車經過時,對望了一眼,同時微笑了,唱那首歌吧。......繼續閱讀

[大概是精神失常]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我愛你麵包蟲

「開心的時候別讓隱憂鑽進去了哪!」我夢見以前的金黃色白子角蛙朋友在夢裡這樣告訴我,於是我戒慎恐懼的看著天花板,深怕本來是白色格子的天花板忽然會變成熱帶雨林。   「我喜歡你,但是抱歉我一直以為你是吃麵包蟲的。」夢裡面我甚至後悔到想把麵包蟲偷偷養大變成麵包。   這樣就可以開一家麵包店,我總把麵包店跟幸福這二個字串在一起,就像甜不辣和黑輪密不可分一樣,噢,麵包蟲長大不是麵包啊?   就像椰子蟹不是背著椰子的道理是一樣的嗎?     老是很失望啊,我愛你這種飲料喝下去還是都會流汗出來,為什麼是流汗呢,因為我愛你是透明的,但是我愛你的汗分給大氣層之後,我愛你變的更透明更公開了,但是我卻連保濕的年紀都過去了,不要對我要求太高好不好,因為我已經24歲了。      ......繼續閱讀

[大概是精神失常]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