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假裝感性篇 彙整

January 4, 2004

太費力的心安

一直以來,用一種讓自己心安的方式說不是實話也不是謊話的語言,只因為實話太傷人,謊話太費力,要讓自己和對方相信,都難。


所以實話珍貴,細緻的尖銳穿心,血流不出來,眼淚代替我們傷心。


我沒有哭,我們都應該微笑。

碰到自己不愛的人說出我愛你,寧願對方永遠說謊。

碰到不愛自己的人說出我愛你,寧願對方永遠說謊。

我們都習慣聽謊話了。

January 15, 2004

我討厭分離

我討厭分離。

我是很難伺候的人,吃東西不吃青椒不吃小黃瓜不吃茄子,吃飯的地方不能沒有衛生筷,每次決定意見都一堆,每次都愛慫恿朋友一起敗家,每次肚子餓都喊的很大聲,沒吃飽心情會不好,出門前會忽然想大便然後遲到20分鐘。

即使我是這麼難伺候的討人厭人類,我還是討厭分離,討厭到很想把正要離開的人腿打斷的程度,但如果是自己得離開就會淚灑十八相送之後五分鐘又因為忘記帶東西跑回來。


我就是這麼討厭分離討厭自己一個人。

所以我今天接到一個好久沒聽到她聲音得喬喬的電話,感動到說了再見掛了電話之後馬上準備好一直忘記給她的聖誕禮物,想把這傢伙騙回台南好好吃一頓然後一起下定決心要減肥。


好懷念那種以前當學生的時候呼朋引伴電話接不完扣機震動到掉到地上,每個週末行程多到厭惡但是現在卻久久等不到一通電話出去玩耍的週末。

每次都是要趕稿子,對不起我真的好想玩耍我不想長大不想工作但是也不想釣金龜婿,為什麼那個一根學校偷來的粉筆柏油路上畫下的跳房子就可以得到全世界快樂的遊戲,現在已經是個車水馬龍的城市了。

January 28, 2004

我的獅子座密友nomi

我的獅子座密友—nomi

 

按此閱讀全文 "我的獅子座密友nomi" »

March 13, 2004

當春天遲到的時候

今年的寒冬,走的太晚,看來是太需要故事陪伴了,所以在那顆樹下,有很多目光落寞的停留在那。

很多故事,許多故事,飄到枯黃而且無依無靠的故事。

然後我就聽見了,Z你好嗎?下一次你的旅行會不會還帶著特大罐的卸妝乳呢?

我祈禱著你可以不用假裝輕鬆的用敘述別人故事的口氣記錄著數字,然後好像是可以事不關己不傷心一點。

其實我也常常這樣的。

我的行李通常都是單薄的,只因為我不想帶著太多習慣跟我出走。

 

我不需要酒精了,因為早就發酵的記憶,就只能讓我微笑了。

 

 

March 15, 2004

夜半容易

那已經是一個狠遙遠的天空了,你還在哼著歌嗎?

有時候你散漫的用一種行進的方式,哼著許多和心跳同步節奏的旋律,但是那時的流行已經變成現在的復古,可是我們都還在同一個世界裡面呼吸著。

這樣不是很好嗎?

 

這陣子又有一些故事發生了,但是我找不到人說明,擔心那樣傷心找到一個出口之後,沒有閉口的傷心會再被關心一次。

所以的確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維特的故事我慢慢懂了一些了。

屬於小綠的那個街角的確也不會再有什麼期待會開花,我寫了一張紙條給她但是她還沒有回,是用skb原子筆寫的唷,而且我還畫了一個小插圖。

 

過去已經都很遙遠了,但是未來還更遠,JAN是不是在某一個城市開了一家美麗的咖啡店呢?我想那裡一定有最美麗的芭蕉葉,我知道妳一定會把自己做的手工藝品擺在店裡,就像我收藏的方式。

那一個午休時間我們蹲在高中頂樓的樓梯,交換了難堪的故事,可是我難過的是妳拿更嚴重的傷心安慰我,再來就是我的啞口黯然。

已經過了n年了 ,我還是記得妳穿著制服在教室門口等我微笑的一幕。

也狠惋惜自己沒能給予妳同等的質量的安慰而一直感到愧疚不已。

 

 

May 26, 2004

鎮定的個性還原模式

我時常想起過去,和現在做一些交叉比對,檢視一些什麼,花時間在哀傷過去的時間,這段充滿對某段過去遺憾的時間,又變成另一個未來懷念的時間,就是這樣,我不太懂得對焦,很糟糕嗎?無所謂,很多人也這樣不是嗎?

只是也許這樣一直檢視的原因,是害怕失去了過程,忘記自己現在變成如此的過程,無法把區段分隔,給自己一個迷失的指南。

這樣說好像有點抽象,例如我極度不願意讓國小認為我是模範生的導師,看見我對一切學習失去興趣的樣子,不想讓她看見我現在沒事說髒話的痞子樣,所以每次在過年送禮問候之前,我會變成一個乖巧的樣子,我不是虛偽,只是想讓她不要太快接受我的改變,適應是一種難以啟齒的難堪。

我不想讓當年聽我大刀闊斧說不要愛情的朋友看見我為感情難過的樣子,所以很好,我一直在她們眼中是一個灑脫到沒有知覺的人,其實大家還是心知肚明吧?

是嗎?

住在外面好幾年,我一直沒有丟掉我母親好多年前幫我買的內衣內褲,雖然我一直覺得hello kitty的插圖內褲非常不適合穿低腰褲時曝光,我還是無恥的繼續穿著,反正唉喔,沒差啦,我總不能延路發收驚費,更懶得大刀闊斧的買一堆奇怪的蕾絲內褲………………。

總希望我永遠是父母眼中乾淨乖巧的小女孩。

再某一次心碎之後,我不免避俗的跟大家的藉口一樣,想嚐嚐抽煙那種很落寞很憂鬱的樣子,所以跟朋友要了第一根涼煙,好像心靈的空虛填滿了一片的感覺……..。但是怎麼也不敢面對我那小時後為了家人戒菸的老爸,也不想回憶起當年把他一整條煙丟到馬桶的氣勢磅礡。

到現在我還是有一種以偏蓋全的觀念,抽煙的人,都有著憂鬱的心事,然後就這樣把自己乾淨的肺葉弄髒,混濁自己的心靈,好像是一種均衡,都是藉口嘛。

而且那些鎮定的恢復有時並不是虛偽演技,是真的就那樣以為自己回到過去,這些年的起承轉合像是從未發生,沒有離家過,沒有心碎過,大家沒有分別過,一切都在值得你隱瞞的對方面前你用電腦回復模式變成了一個當年的你,只是一轉身一切又都回到現實,你繼續在你的環境上演著另一個圈子應該習慣的模樣,你不再是一個口無遮攔的小孩而是一個說話得體用心的大人,你不再是一個球鞋的耐吉少女,而是學會穿高跟鞋假裝優雅成熟出席盛大會議。
這麼虛偽,你痛苦的沒有時間哭出來,因為下一場挑戰等著你。

但是幾個小時的相聚你像是做了一場很好的美夢,而且真實又能期待。

我們常常在一個段落遺失一些朋友,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對方不願意你去適應新的他,所以讓你一直保持在那個印象之中,然後消失了,十幾年後你還會想起那個線條優美的笑容。

JAN似乎真的又失去聯絡了,是因為長達快一年的遺失,我擅自為她的消失找到一個原因,也許她沒有力氣在作一場堅強的演出,但是她一切都好嗎?我還在遠方祝福著,祈禱她平安喜樂。

June 16, 2004

溼度甚高的聲音

無人接聽的鈴聲是哽咽的,而愛情是無來電顯示的秘密。
*****************************************************************
那通無人接聽的電話一直響,等待鈴聲儘管可以變成孫燕姿的"懂事",但是你永遠不想懂的幾百種
藉口之下的唯一原因,一直響著想著的鈴聲,居然就這樣哽咽了。

最後一聲,像是窒息的斷氣。

良久,我聽著從附近傳來的聲音。

然後安靜下來之後,沉默的不只是精心雕琢的口紅。

July 13, 2004

花心

花心是無辜的,只愛陽光,卻直視藍天的方向;
表錯情,招蜂引蝶的傳遞,飄搖了一整個藍天,落地生根,可是花好月圓,等不到那個下雨天,愛情埋沒永不見天。
只有大地知道。
花心是無辜的,渾然天成的暈染色光,背棄光華,卻成了眾人的目光,而夜晚是貪婪的,覆蓋了世界,卻無法轉身面對身後的太陽。
只有大地知道。
-------------------------------------------------------------------------------------------
靠腰,我色彩學讀到有點發瘋了,既然看了我這篇語無倫次的文章,就順便說一下,其實物體的顏色,是由物體本身吸收和反射的波長反映出來的,黑色的物體表示完全吸收不反射,所以是黑色的,正因為這個特性,所以黑色容易吸收陽光的熱度。
其實我是再說一件事,唉,怎麼又回到這種不會說人話的德性了。

September 16, 2004

好像寫的很曖昧

告訴我,那張專輯,是誰的呢?
我的DJ,生日這一晚的安眠曲,我已經許久沒有這樣平靜的睡著。

原來那是長達三年的身體的記憶。

是不是應該去唱片行,找那樣一張專輯,即使分離,我們都是用同一種旋律呼吸,然後睡著。


-----------------------------------------------------------------------
白話文:
因為我有一個喜歡音樂的室友,每天晚上都放著神奇的音樂,剛開始我幾乎夜夜崩潰,沒想到她搬走之後,我卻因為沒有聽見那些音樂,夜夜失眠。
這個生日,我又聽見那張專輯,睡了一個超級安穩的覺,哈哈哈哈哈。
文字總是會不小心曖昧起來,感動卻是最單刀直入的。

September 23, 2004

靈魂完整的那一刻

當我失去那一部份的自己之後,我的人生不曾完整過。
應該說不曾滿足。
不曾。

很悲哀,但是真的再也回不來。

每一次落差的懷念過去,那個時候也變成下一個未來懷念的過去。
總是如此,執著碳筆時我想念陽光,終於在陽光下坦蕩蕩的時候,我忽然覺得逆光很美, 人群圍繞的時候我盡全力想要自由,自由時感覺孤單,說謊時我想揭穿,誠實後卻寧願不曾開口,天堂的時候我想要腳踏實地,下墬時我懷念上一秒的風景?

很可笑吧?

然後人百年孤寂的過著自艾自憐的生命嗎?

我是一個這麼卑賤的魂魄,用一碗米民俗療法拾回的三魂,有一部份,跟那個伯伯說的一樣,解鈴還需繫鈴人,不是別人,是我自己讓自己離開的。

我是真的很寂寞,在解讀你的哀傷之後,原來,自私是一種不讓靈魂紛飛的方法。

原來。

October 1, 2004

Monopolize wanting



I suddenly heard your voice, soft from the remote place, like just blowing the cheek.

You are in the sound in my ear in one summer, and the croaking of a frog.

I am like a dim and mute witch , want to cut off your throat , leave the love at my side.
For this reason, I am adjusting the distance of the love constantly, far, needn't bother the volume of your chord , cover the face to eavesdrop.

November 27, 2004

問句以及引言以及無來電顯示

當你在安靜的時候,你的心裡是安靜的嗎?
我的答案不是,我一直對著你說話,你聽見了嗎?
我用一種輕哼的方式對著你說,那不是我喉嚨的聲音,那不是嗲聲的,也不是低沉的,而是一種平靜和緩的,像一整個冬天只會接住一片落葉的河流流過的聲音,你聽見了嗎?

February 12, 2005

跟著世界一起芭樂快樂

我想我們那個年代是幸福的
張雨生高亢的顛峰童年
小虎隊土風舞隔著樹枝牽著流鼻涕的臭男生
張學友的情書渡過了似懂非懂的中學
范曉萱的rain聽了一個雨季
唱著王菲的悶時
總以為自己已經懂悶了
原來無法開口承認的時候,才真悶
大學時
Jessie的原木音響伴著我渡過好幾年了
某人教會了我玉置浩二的哽咽
gun n rose 走進心跳節奏裡面

結果現在
聽流行歌的目的
不過只是希望不被時代淘汰
一起芭樂的跟著劇情
哭哭笑笑

March 6, 2005

恐怖片

恐怖的是
寂寞忽遠忽近

遠的時候,劇情像是電影一樣災難絞心卻可以安心的吃爆米花
近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把自己跳出劇情找護脣膏
我還真不知道現實能不能像在夢裡一樣努力睜大眼睛就可以醒來
我還真不知道醒來該怎麼用懷裡的空氣壓縮成一枚溫暖

恐怖的真的是

寂寞忽遠忽近


------------------------------------------------------------


March 30, 2005

就爽快的淡默吧,也不要當熱情的陌生人

有那麼一陣子你就會瘋狂的屬於著一群人,幾個人,以為這樣你就屬於什麼,腳下的影子總是深淺交疊,太陽光相當大方的映出你的快樂。

而不知曾幾何時,你就慢慢變成一個人,你來不及開口說害怕,然後月光路燈低調的拉長你的影子,陰影的面積讓你擴大一點,不要太渺小了。

雖然你是可以再次呼喚的,只是話題理由開始要想,而不是沒有理由的理所當然。

結果你慢慢沒有腦力去揣摩或者複習或者佈置情境,然後來電紀錄中無法輕易的往下重撥,可能是在充滿客戶的名單中往下找尋,找到之後卻又顧慮許多什麼的,你沉默了,安安靜靜的。


結果我就要告訴你,

就爽快的淡默吧,不要當熱情的陌生人,因為要能夠棋逢對手知己知彼,已經不是過氣的冷笑話可以暖場的了………。

我也很失落。

April 19, 2005

2001年代的寂寞

BBS黑色對比
MSN單獨人形
ICQ綠色花心
這是我的寂寞搜尋引擎
可是沒有找到
一個不寂寞的話題

按此閱讀全文 "2001年代的寂寞" »

August 13, 2005

鬼月到了(與內文不符)

來,那一段荒腔走板的逢場做戲,來,無法無天的思念走入歷史,來,一切都會雨過天晴,夏天過了你的愛,夏天被颱風吹走了你的愛,夏天被冷淡冰凍了你的愛。

而怎麼,親愛的你總是。總是沒有辦法讓愛情過冬。

而怎麼,連我都痛。

August 14, 2005

共勉芝

其實我也是笨拙的,當你說你笨拙的不知道怎麼說,但是希望我快樂的時候,我也是笨拙到只能說我很快樂,是呢。
擁有你這樣的朋友,我怎麼能夠把悲傷別在胸前呢?
其實是一種也不太能說明的感動,說感謝也很多餘的,因為我知道你要的不是感謝,而是我真的過的很好,而我也是一樣的。

能夠這麼有把握的說,因為我感受到真正的頻率過。
雖然你說笨拙,但是我有收到了噢。

有時候我會用真實但是太潑墨的口吻寫字,所以變的像是渲染了,其實我已經小心地寫,這是我已經儘量在網誌保留的原因,我不希望朋友們的關心超過我的心情,總是多雲,偶陣雨,也會放晴。

這幾年,其實我知道輾轉,你可能知道一些,或者擔憂一些,那是因為你知道,也許我們有一點類似,關於憂鬱,憂鬱這個陳腔濫調,簡直已經不憂鬱就不時尚的時代,我一點也不想承認憂鬱這個名詞,應該說,忽然關住了。

有一個空間就忽然關住了,沒有力氣推開門,別人也打不開窗戶,光線通通都在外面,你知道快樂可能在哪裡,但是你走不動,也笑的牽強;通常關住的原因可能只是因為一句話,一個眼神,經過一個不想再經過的地方,看到一個類似的身影,就忽然會烏雲密佈,不能放掉的一些東西,假設性的忘掉的時候,卻會因為一個羽毛下墬破壞溼度飽和,大雨傾盆。

但是我不太哭,能夠哭出來也算是好事一庒,至少看到自己哭的那麼搞笑的臉,也會不小心笑出來。

最糟的時候不過就是笑不出來也哭不出來想不出來下一步怎麼走快樂了也不快樂了放晴了也不想看見太陽願望也沒有希望了這樣的狀況。

通常會成為願望的東西,有時候是擱在過去的絕望,然後就說成,願望。

希望是一種比較正面的說法。

目標是一種還可以努力的事情。

我常常龜毛的想很多定義的事情,但是基本上定義出來也沒有意義,你不會覺得嗎?

因為你說,看了我的網誌好像會感覺我遙遠,所以我很想說的是,我一直都是一樣的,只是口吻不太一樣而已。

即使太陽這麼大,你們都這麼好,我還是忘不掉討厭的事情。

但是因為討厭的事情這麼討厭,我實在討厭自己把討厭的事情當成重心。

套句sophie說的話,靠開朗活下去。
學習娘們H,樂觀是王道。

共勉芝。(字打錯了,剛好是你的名字,錯的好。)

August 18, 2005

獨立

因為人永遠無法獨一無二專屬一個人
所以我必須獨立一點才好

以免在不能失望的失望中
不能失落的失落著。

August 25, 2005

wall

哼著喜歡的歌,心情會不會傳到你心裡,巷弄紀錄故事的牆,其實附著了所有的塵埃,落定的故事。
願望的景色,出現時依然只有場景而不是願望,這一點是我高彩度記憶中黑洞一般的灰階,你笑笑的,我也笑笑的,只能笑笑的,用眼睛哀愁。

September 5, 2005

天又亮了

多少,加減,能夠了解,那樣彼此煩悶下的某些角度的陰影投射的方式,其實幾乎每個人曾經扮演過,那種想要呼吸的角色以及,不安到窒息的角色。

這是一個渴望自由的季節,我在不同人的口中聽到一樣的聲音。

結果依然什麼也都不是。

那是一種叫做什麼也不是的什麼人。

那個人,是誰。

其實考慮愛,而且同時考慮不愛。

愛這個字眼真是膚淺又深奧。

再說出口時膚淺,但是卻深奧的從來不曾理解。

祝福你們可以永遠徹底的把過去的愛丟掉,然後好好的愛著現在。

當然不可能,如果希望可以實現,就不會有希望這個名詞了。

但是事實就是你曾經愛過,用一種寵溺的方式,所以,的確溺斃一陣子,雖然浮板沒有出現過,可是卻學會了自由式。

多少,加減,不可能的遺忘也沒必要。

September 20, 2005

0540湖心草深長


聽張雨生的時候怎麼會沒有雨聲呢?
我忍不住抗議,
雨生唱的湖大概裝滿了bourbon吧,
所以就在沙啞的苦澀中高亢的低落著,
所以就在沙啞的苦澀中高亢的低落著?
所以就在沙啞的苦澀中高亢的低落著。

October 27, 2005

散記

嗯  樹屋的轉角

散記
0132
我讀著她的文字
很久以前的斷簡殘篇
其中一句差不多是這樣的意思
“為了不讓白髮人送黑髮人,
不管怎樣
即使想死
也要活著
活著。”

其實我懂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意味。
很多人也許都會有一段覺得死比活著好的日子
但是親愛的她
我已經不能稱呼為妳的她
我想會有很久一段時間
我們並不會面對面
所以只能稱呼為她的她。
DSCF0539
有時候我會想
一段感情
能不能深到即使疼愛著十幾年的家人
都比不過一段時間的感情
因為這樣的包袱
所以只能活著
而完整的悲傷著。
而完全的悲傷著。
1021

給親愛的她
我只不過是一個模擬的反派角色
我只不過再也沒有資格去問候天氣的好壞的一個
以前的朋友。

但是祝福你
今後
平安 喜樂。


*********************************

一個問題
5201
前幾天某人丟了一個問題給我。
而我卻發征。
發征。

那樣的問題卻是我的問題。
所以暫時,
非常想把問題丟回去,
如果是你?
會不會像我一樣繼續沉默。

DSCF0019

2409
如果說出口世界就會分裂成二半
那就讓我們在這種不完整的圓中期待無憂無慮的滿月

October 28, 2005

完美的一天

“我要一所大房子,.....一個房間裝…….”孫燕姿唱著。

忽然友人說,我要有一個房間裝回憶。
我就忽然就微笑了,
心理好像有什麼東西散開來。
有時候莽夫,會說出詩意的不得了的話。

不過我是一個太過珍惜回憶的人
甚至是用一種對立的態度對待”現在”
我老是覺得這樣不好。


所以我努力丟掉很多很多的東西。

丟掉丟掉,通通都要丟掉噢。

跟那一頂6歲在夜市飛走的寬簷帽子,一起飛的好遠好遠噢~


“飄”

July 14, 2006

等吧

天空

又有一個夏天會過去,夏天就只剩電費帳單以玆紀念。

對旅行,


我的想像力太彽,大約就是一個,有好天空的地方吧。


颱風過了,風平雨停。


"如果不要出門淋雨,就不會感冒了。"


可是每一句冷水,都讓我表情結霜。

6點19分。


August 14, 2006

不知所云

結果我就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在部落格寫東西

/寫什麼/用什麼口吻寫/對誰寫/用什麼結論寫/什麼時候寫?

這些問題養成的同時,我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

有很血淋淋的把一些秘密寫出來,

也會光明正大的寫別人壞話,反正不公開,

甚至是把一些很不知所謂的記憶片段用名詞動詞就像關鍵字一樣當日記提示自己今天的重點。

事實真相是的確可能每天都有很多想法,

也有可能什麼想法都沒有的過日子。

我可以很愉快的把剛買的黑色比基尼穿在身上自拍孤芳自賞(?)的照片看了又看,

心想搞不好這輩子身材不會再更好了,

但是也不需要顧慮成為一個恬不知恥或是作風大膽的女歐巴桑之類的判斷。

我也可以寫下很多我的虛榮/滿足/快樂/風景

我可以跟自己炫燿我有非常好的一群朋友

但是又不用擔心剛好路過的讀者或是朋友多了多餘的揣測

/////////////////////////////////////////////////////////////////
有時候只是單純的想對自己說話而已。
/////////////////////////////////////////////////////////////////

然而,有些風景,還是希望跟你們分享。

DSCF5085

July 23, 2007

我的選擇

於是我就 用力踩穩腳步

我有被這些或是那些打擊

但是我還 深呼吸

深深的呼吸,

總覺得只要能夠好好呼吸

持續做好一件簡單的事情

就沒有更困難的事情了。

我是這樣深呼吸的。

關於 假裝感性篇

此頁面包含了發表於 Graymagic 的 假裝感性篇 所有文章的彙整,它們從老到新列出。

前一個分類 路痴猴子的美食康莊大道

後一個分類 大概是精神失常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頁和 彙整 頁看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此 Blog 中的文章遵循以下授權 Creative Commons(創作共用)授權.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