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覺得假 | 回到主頁面 | 標點符號無容身之處因為不換氣的窒息令人懷念空氣 »

2016-05-19, 5:27 PM

與母親的豪華深度旅遊

上個月因為一個意外,

我住進了醫院,

與媽媽住在病房裡的前三天,

我們擠在吵鬧不堪的三人病房,

聽著隔壁床的病人的呻吟打呼,

病人的親友輪流出現,

病床的拉簾總是無法完整蓋上,

有些人經過總要瞥的方式將目光投射在病床上的我,

我感覺完全失去了自尊心,

半夜醫院就像一個荒腔走板的交響樂團,

每個人發出不同節奏偶而像打雷的鼾聲,

護士細微的走路聲音和儀器的運作就像跟生命作戰的聲響,

聽著點滴的聲音想像那變成我身體的每一滴血,

時間過得異常緩慢,

是以一分鐘為基礎單位,

熬過了十個一分鐘,

再乘以三變成半小時,

在痛覺裡面我感覺悶熱躁動不耐厭惡,

只能感覺時間的流動微乎其微。


我的母親就成為了我的出氣包,

我嫌棄她打呼大聲,

嫌棄她拿便盆給我的時候太慢,

所有的憤怒都變得放大,


然後看著窗外,


忽然意識到這是從有意識以來,

跟母親最親近的二週,

如果不是帶著痛,


這就像一場豪華的深度旅遊。

於是我跟她說,

希望下次一起住是住在飯店旅遊,

我們應該一起出去走走,

“好啊” 她看起來蠻期待的。

[偽裝日記沒有天天寫] 引用(0)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graymagic.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724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