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04 | 回到主頁面 | November 2004 »

2004-10-28, 07:17 AM

我偏食

其實我也發生一些事了,這樣一句話實在很廢,哪一天沒有事情呢? 我的意思是,讓我有感覺的事。 有些時候,語言真是糟糕的不得了,據說今年有口舌之災。 不如寫字吧。 但是我想上天沒有這麼幽默。 說到這個 我就想到我的洪氏理論之一 小時候我最怕的一件事 就是擔心偏食浪費 下地獄之後要把那些ㄆㄨㄣ一桶桶吃光光 大人常常告訴我大概有幾百桶 慢慢懂事之後 我首先開始物色願意幫我一起吃的人 除了我那同一娘親的老弟之外 還有我情同手足的兄弟 拜託了阿阿阿阿阿~~~~~~~~~ 你們一人幫我吃一半,我就不用吃了 但是我在唸了聖賢書二十寒載之後 終於領悟到我並沒有浪費這件事 因為我那剩下的食物 先是蟲蟲們的大餐 然後是黴菌的養分 最後是細菌的溫床 簡直是天造地設,環環相扣,物盡其用阿阿阿阿。 所以親愛的閻羅王大人, 本著萬物皆有命的原理 我剩下的還是其他人的食物 就不要逼我吃ㄆㄨㄣ了 不然我只好請我的二個兄弟幫我吃一下 不能讓別人食言阿 所以, 我還是想要繼續偏食下去......繼續閱讀

[難分類]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天亮時

其實沒有興趣,在網路上華麗的悲傷或者高反差的強調靈魂。 但是我,還是很討厭半夜睡覺。 所以五臟開始慢慢腐爛了, 腐爛是華麗的字眼,文字是聞不到那腥臭的。 連二手煙,都把這空間渲染的,潑墨極了。......繼續閱讀

[難分類]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4-10-23, 07:55 PM

給一片空白默哀

北國.... 我什麼力都使不上,對不起。......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我還沒有放棄

最不自量力的一件事,就是拿自己的次等出現,被次級化。 「難道我不行嗎?」 「對,我沒辦法對你不誠實,你就是不行。」 「我不這樣覺得。」 「那你就做給我看。」 我不是討厭夢想,只是你現在只是把夢想的遙遠當成盾牌,然後對抗自悲罷了。 “一起粉身碎骨吧!” 這是我邀約的發語詞。......繼續閱讀

[文字屍體]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

磨損的靈魂

然後我就是這樣一個刺蝟,不對你說些傷人的話,我的心就因為不忍受傷了,你會原諒我嗎? 你說,當聽見唱歌的人隨著旋律激昂時,連靈魂都會同步,但是,我已經聽不見你的聲音了,我已經聽不見你的聲音了。 你把那個熱切的思念當成刀鋒來切片傷害自己,你的聲音已經代替心流乾了血,我已經聽不見那個因為單純,所以穿透的聲音了。 還是我的耳朵乾了呢? 這是我失魂落魄的週末。......繼續閱讀

[偽裝日記沒有天天寫]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

2004-10- 6, 03:00 AM

■ 那個時候,我們都非常年輕 ■

那個時候,我們都非常年輕。 體質優良,基因還沒有染的太世紀末,醉意是一種勇氣,然後我就認識了JESSIE的鼓。 還沒有泛黃的白色蛋糕裙,120一罐的海尼根,國語不是很標準的搭訕客,剛好可以喝光對方錢包的酒量,挺直的背影,感染目光的髮絲,你的他的大家的夜生活。 還以為生活可以這樣一直下去,可惜生活就是常變所以才會被稱為人生,我不擅長對話,不擅長劇情揣摩,放我一馬,放記憶一馬,天色變亮了,我們都要回家。 然後很多故事都變的宿醉,誰也可以當成只記得頭痛的隔日,我們就變成乎啤酒卡路里的社會人士了,DEAR JESSIE,妳還自備旋律去兵工廠嗎? 我都不記得了,那個夏夜晚風。  ......繼續閱讀

[幅瑞德] | 單篇網址 | 迴響 (5) | 引用 (0)

2004-10- 1, 09:18 AM

Monopolize wanting

I suddenly heard your voice, soft from the remote place, like just blowing the cheek. You are in the sound in my ear in one summer, and the croaking of a frog. I am like a dim and mute......繼續閱讀

[假裝感性]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