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004 | 回到主頁面 | July 2004 »

2004-06-23, 12:54 PM

物慾

這是我昨晚夢見的衣服,挖哈哈哈哈哈哈, 趁還沒忘記趕快畫下來。 想買衣服想瘋了, 沒有去買用夢的總可以吧~..~ 有沒有人會縫衣服阿哈哈哈哈 有誰看過天國之吻嗎?我實在好愛喬治阿阿阿阿。 不然轉行改去學設計衣服鞋子好了挖哈哈哈  ......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3) | 引用 (0)

2004-06-19, 06:43 PM

馬路對岸的晴天

這一天陰雨綿綿,紅色的野狼125換了檔,紅燈,雨天。 但是對岸,是藍天白雲,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開闊的藍天,像斷掉的高跟鞋碰到博肯專賣店。 關於謊言,通常我們是對自己說的最多的。 紀錄不只是用來紀念記憶的文案,還是華麗文藻堆砌的海市蜃樓,這一秒,以為自己活在沙漠。 我沒有水,我沒有水,沒有水鄉澤國的悲傷了,沙漠在一片藍天之下,灌溉的園丁期待傾盆。 他們分離,籠鳥檻猿,與元微之書懇切,現在,卻沒有人敢期待人間相見,是何年? 飲著自欺欺人的活無對證的弱水三千,那一瓢早已覆水難收,你們的愛,都是說服自己無法幸福的未來 ,遠了倦了,一朵雲也找不到了,陽光呢!是晾乾那個雨天的殺手噢,那把傘,自此是最後一個雨天。 跨過斑馬紋,記憶真的能夠放晴嗎? 親愛的。......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4-06-16, 01:38 AM

溼度甚高的聲音

無人接聽的鈴聲是哽咽的,而愛情是無來電顯示的秘密。 ***************************************************************** 那通無人接聽的電話一直響,等待鈴聲儘管可以變成孫燕姿的"懂事",但是你永遠不想懂的幾百種 藉口之下的唯一原因,一直響著想著的鈴聲,居然就這樣哽咽了。 最後一聲,像是窒息的斷氣。 良久,我聽著從附近傳來的聲音。 然後安靜下來之後,沉默的不只是精心雕琢的口紅。......繼續閱讀

[假裝感性] | 單篇網址 | 迴響 (8) | 引用 (0)

2004-06- 7, 11:57 AM

港口

“終於最後一個可以看日落的港口拆掉了…” 你不會明白我有多麼悲傷,看著你的光芒我以為那個城市喧囂變得很遙遠,而那個港口已經變成另一個觀光區,我再也無法自私的以為。 “那是我的天空我的沙灘…..” 很久很久以後我還偷偷埋藏那個時光膠囊,只是不知道哪個大興土木的城市計劃何時會不小心壓扁了它。 最後一次回頭張望,那是一片比海還要深邃瀲灩的光明沉淪。......繼續閱讀

[難分類]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