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il 2004 | 回到主頁面 | June 2004 »

2004-05-29, 03:51 AM

那個寫字工整的數學老師

幾天前我就一直想寫這篇,終於有時間寫一下,就配著剛好輪撥到的古巨基歌聲,寫一篇關於數學老師的事.。 當過一個為人師表之後,才深深覺得,一個學生社會給予的單純評價,只是一種很好的免死金牌,因為單純所以說話傷人做錯事,一切都可以被原諒,但是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感覺每個人都應該記住自己犯過的錯,用年輕無知來給自己洗罪,然後出社會沒了庇護,才知道自己不能犯錯的原因是為了不讓自己的人生出錯,是一件很”那個”的事,我找不到形容詞。 國二的數學老師,因為忽然中風,請了一場很長的病假,我們班的學生輪流適應代課老師的各種教法,因為沒有一個長久的數學老師,所以我們班數學濫,變成一種理直氣壯,雖然我一直覺的學習是自己可以主掌的,大概因為我不是好學生的關係吧。 老師某一天忽然回來了,帶著中風後的復健緩慢動作,走進教室,他有一種很祥和的笑容,深深的法令紋,和煦的魚尾紋,用慢三倍的動作,緩緩的寫下他的名字,讓第一次見面的學生差點窒息,說話慢動作慢寫字慢,我們班的數學沒救了。 批評是一種群眾的懦弱,沒有人願意站出來反對這些傷人的嘲笑,我也懦弱。 但是我忽然在十年後的某一天還能夠想起國二的數學運算口訣,”二倍的交叉相乘……”這不正是那個老師緩慢的說出的口訣嗎?那時大家覺得他真浪費我們這群升學班級的學生的時間,別班都在複習考了,我們還有一個單元沒教,大家上課不耐煩的樣子,老師緩緩的說,我在努力,你們也一起努力….。 雖然後來期末考我們班考的不錯,但是那個老師後來的後來,我就完全沒有消息了,這是升學很悲哀的地方,學生忙著適應新老師的考試考試考試,但是我一直想對老師道歉還有感謝,即使已經找不到機會,甚至我只記得他姓林。 高二的時候,同學也因為老師教的不好,想要跟學校反應換老師這件事,後來英文老師換掉了,導師沒有換掉,一直處於尷尬的窘境,結果我只能用不贊成當成一種聲援,還是懦弱。 成績真的這麼重要嗎? 即使我擁有一個基礎的大學學歷畢業了,還是想不懂這點。......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

2004-05-26, 05:43 PM

鎮定的個性還原模式

我時常想起過去,和現在做一些交叉比對,檢視一些什麼,花時間在哀傷過去的時間,這段充滿對某段過去遺憾的時間,又變成另一個未來懷念的時間,就是這樣,我不太懂得對焦,很糟糕嗎?無所謂,很多人也這樣不是嗎? 只是也許這樣一直檢視的原因,是害怕失去了過程,忘記自己現在變成如此的過程,無法把區段分隔,給自己一個迷失的指南。 這樣說好像有點抽象,例如我極度不願意讓國小認為我是模範生的導師,看見我對一切學習失去興趣的樣子,不想讓她看見我現在沒事說髒話的痞子樣,所以每次在過年送禮問候之前,我會變成一個乖巧的樣子,我不是虛偽,只是想讓她不要太快接受我的改變,適應是一種難以啟齒的難堪。 我不想讓當年聽我大刀闊斧說不要愛情的朋友看見我為感情難過的樣子,所以很好,我一直在她們眼中是一個灑脫到沒有知覺的人,其實大家還是心知肚明吧? 是嗎? 住在外面好幾年,我一直沒有丟掉我母親好多年前幫我買的內衣內褲,雖然我一直覺得hello kitty的插圖內褲非常不適合穿低腰褲時曝光,我還是無恥的繼續穿著,反正唉喔,沒差啦,我總不能延路發收驚費,更懶得大刀闊斧的買一堆奇怪的蕾絲內褲………………。 總希望我永遠是父母眼中乾淨乖巧的小女孩。 再某一次心碎之後,我不免避俗的跟大家的藉口一樣,想嚐嚐抽煙那種很落寞很憂鬱的樣子,所以跟朋友要了第一根涼煙,好像心靈的空虛填滿了一片的感覺……..。但是怎麼也不敢面對我那小時後為了家人戒菸的老爸,也不想回憶起當年把他一整條煙丟到馬桶的氣勢磅礡。 到現在我還是有一種以偏蓋全的觀念,抽煙的人,都有著憂鬱的心事,然後就這樣把自己乾淨的肺葉弄髒,混濁自己的心靈,好像是一種均衡,都是藉口嘛。 而且那些鎮定的恢復有時並不是虛偽演技,是真的就那樣以為自己回到過去,這些年的起承轉合像是從未發生,沒有離家過,沒有心碎過,大家沒有分別過,一切都在值得你隱瞞的對方面前你用電腦回復模式變成了一個當年的你,只是一轉身一切又都回到現實,你繼續在你的環境上演著另一個圈子應該習慣的模樣,你不再是一個口無遮攔的小孩而是一個說話得體用心的大人,你不再是一個球鞋的耐吉少女,而是學會穿高跟鞋假裝優雅成熟出席盛大會議。 這麼虛偽,你痛苦的沒有時間哭出來,因為下一場挑戰等著你。 但是幾個小時的相聚你像是做了一場很好的美夢,而且真實又能期待。 我們常常在一個段落遺失一些朋友,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對方不願意你去適應新的他,所以讓你一直保持在那個印象之中,然後消失了,十幾年後你還會想起那個線條優美的笑容。 JAN似乎真的又失去聯絡了,是因為長達快一年的遺失,我擅自為她的消失找到一個原因,也許她沒有力氣在作一場堅強的演出,但是她一切都好嗎?我還在遠方祝福著,祈禱她平安喜樂。......繼續閱讀

[假裝感性] | 單篇網址 | 迴響 (2) | 引用 (0)

2004-05- 9, 05:10 AM

祇是一場夢而已。

你醒來發現那些你完全不想經歷的,都只是一場惡夢,然後你鬆了一口氣,正準備喝杯咖啡,發現杯子是你最喜歡的湛藍陶瓷杯,你又驚又喜,想到這個杯子是在某一個城市,那個你最愛的人小心翼翼捧回來的,他知道你最愛藍色,那種很深很深卻還透著冷光,寂寞至極的顏色,還飄著藍天的影子。                                                         但是你忽然想起這個杯子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摔碎了,那時你又醒來,原來祇是一場美夢而已。......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

2004-05- 6, 03:51 AM

我怎麼這麼喜歡靠腰

朋友I寫到葬禮,於是我就想寫這麼一篇。 去台北短短一天,面對很多,有時我想說些謊讓自己目前的徬徨和失敗好過一點,至少可以對這個社會有個交代,像是一個任性少女拋棄美好教職的報應,什麼之類的,總之就是過的不舒服很疲倦的理由,像是先天環境不好之類的,如果我歸咎抱怨一下會好過一點,這樣,你們會原諒我嗎? 我有一點過度工作狂,也許潛意識認為只有累垮了的休息才是必要且顯的不懶惰的,就算對不起自己的身體,好像也不會對不起自己的願望,雖然這也是毀滅願望的一個方法,至少不是因為能力不夠努力不夠,只是我沒有體力而已。 我其實不喜歡唸書,但是除了畫畫之外,唸書好像是我唯一的長處,至少不會輸別人太多的長處,當然也談不上聰明,比起那些真正苦讀而且智商高到不知道是不是外星人派來當臥底的傢伙。雖然以前唸書我常常拿第一名,也臨時報佛腳考上了第一志願,臨時報佛腳考上了距離家裡很近學費便宜獎學金多的公立學校,好像很對的起父母,雖然不能說那不是我的真正願望,但其實也是我想用這個來彌補一點現在無力的感覺,很無力喔,那種老是事與願違不想抵抗卻也不想束手就擒的無力感。 說到最後其實跟葬禮沒有關係,只是看完那篇自己也想寫一篇感覺罷了。......繼續閱讀

[難分類] | 單篇網址 | 迴響 (1) | 引用 (0)

2004-05- 2, 01:59 PM

自以為是簽名檔

█寂寞是城市的流行,哀傷居然變成一種時尚 █就是那樣,也是這樣,紅綠燈直來直往。 █非得陌生起來,才會誠實的紅酒 █不斷更新的情緒,是因為我太需要升級 █我的記性很毛燥,因為很懶的整理羽毛。 █要記住,我每一次觸景,都只因為城市中有太多倒影。......繼續閱讀

| 單篇網址 | 迴響 (0) |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