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你們要幸福” | 回到主頁面 | 嘆 »

2005-12-31, 06:13 AM

□好想要旅行。

□我想在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城市,就算因為悲傷而掉眼淚都不會有熟人過問的那種自由方式。

□不耍心機,直直走,運氣不好被大石頭絆倒的話我會坐在石頭上寫生,把風景告訴你。那一定會是擁有最好氣質的藍色天空。

□陳綺貞的聲音,要在看的見蒲公英飄動的心情下,才聽的見。

□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你喜歡的東西我通通討厭。

□Hey,yoyo,好久沒有點到你,我微笑想起某一陣子幾乎每個禮拜的masa,但是據說masa關了,我在想那個很大的烤爐到哪裡去了呢?我老是記得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老是忘記很多應該重要的事情。某一個冬天下著雨,我們居然還是選擇了露天的masa,躲在大傘下面,喝著熱可可的我,發著抖看著雜誌。Hey,什麼時候,再一起喝咖啡吧,何必館的oro,我終於記得路了。

□你非常會認路的理由,和我完全不會認路的理由,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呢,可惜結果不同。結果你想找到自己的方向感,而我不想遇到熟悉的方向。

□噢我一點也不想依賴,但是我卻對自己的生活一直耍賴。


□其實我才是真正的莽夫,我懶得虛應還迎,我不想隱藏情緒。

□” 關於溺愛。
我認為溺愛(帶有為難的理性的溺愛)是好的。
與其到事後你離開了小魯死掉了我才後悔對你不夠好,
沒能把我能給你的通通讓你看到讓你開心,
我會覺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難過。
我情願溺愛,也不要愛不夠。”….. 野狼讓我動容的一段話

□給老人,我之所以努力堅持輪廓到現在,不是為了把自己圈進一個社會犀利的圈套裡面。


引用

引用


迴響

嘿呦~嘿呦~
偶跟泥說喔
馬沙沒有關門啦
我聽別家店的員工說
只是暫停營業而已喔喔喔喔
所以我們以後還是有瑪莎去勒
喔耶
真是開心
又跟我的家禽吵架了
切~

搖董 發表於 January 16, 2006 08:40 PM

噢噢噢噢
雅各你的才能果然發光了阿
哈哈哈
軍樂隊耶
所以以後是天天唱歌彈琴嗎?
哈哈

感覺很棒
帥呀

台南的包子一直都在阿
有機會來玩在帶你去吃其他好料吧
喔耶

帥呀雅各 發表於 January 7, 2006 04:30 PM

哈哈猴子我放假了
下次收假回去 月中就要到軍樂隊了

看到這篇突然有點想念台南跟包子跟牛排
還有那個溫暖的常跑台南的夏天

阿里碼 發表於 January 7, 2006 01:12 PM

嘿呀~那時我們怎麼那麼有勇氣還是選擇坐在兩旁都在滴水雨傘夏的馬殺ㄋㄟ
還有那一個常客阿伯陪伴
不過那種感覺真是太爽了
我也常常記憶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不過我記的都是一些可怕的事就是了
例如那一次的墾丁之旅之半夜驚魂記
我到現在還是深深覺得你們回來過呀!!!!!!
算了半夜不要亂說話...><

********************我是分格線

說真的我常常在想
哪天我約妳一起漫無目地的出去流浪一天好了
不只是喝喝咖啡那回事
就怕我們都很懶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連我的車子也變懶了...

姚董 發表於 January 2, 2006 11:31 PM

有時候性子的心機讓我覺得很佩服。
已經超越了討厭或喜歡,純粹就是,
我的媽啊,嘖嘖嘖,真厲害,這種地步。

昨天半夜去打保齡球。
累死我了。
這也是溺愛的一種吧。

glay 發表於 December 31, 2005 12:20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