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南好心人士注意尋找土狗台客旺 | 回到主頁面 | 恐怖片 »

2005-02-28, 03:02 AM

彩虹搬家了


這個標題是因為ago一張照片的一個告示的字,應該是在北京,一個叫做彩虹的搬家公司吧,

但是彩虹如果搬家了,會搬到哪呢?又要有陽光又要有水,原來這麼美好的同時存在,是很短暫的,所以彩虹一直搬家嗎?

好吧,我承認我離題,但實際上我不太記得我想紀錄的二件事的其中一件,好吧,先寫第一件,以免全都忘光了。
雖然你說會忘記的,都是不值得被的。(不過如果是壞心眼的故意呢?)

“因為我們不相愛,所以相處的很好。”這句話是騎著機車,想到一些朋友的事,想到的。

很奇怪我覺得我,或者說大多數的人,對喜歡的人或者家人,應該最重要的家人,卻老是給予最壞最不保留的態度去規範,去憤怒,很貼近也很殘忍的。

今天因為工作上的事,我毫不保留的指責我的母親,說完了我連心跳都加速,因為氣到不行,瑣事就不提了,總之生氣,但是,忽然我想到,如果今天我覺得這麼智障的說法是我朋友說的,也許我就會心一笑,轉移話題或者婉轉的說,為什麼我這麼殘忍呢?

好壞,不乖,唉。

然後我必須自首,剛剛才跟誰說要開始工作了,結果越緊急的時間,我才想要寫下來,噢,還是開始工作吧。

[偽裝日記沒有天天寫] ,[歲歲念] ,[歲歲念] ,[難分類] 引用

引用


迴響

對了
李宗盛八百年前這麼唱過:

相愛是容易的
相處是困難的
決定是容易的
可是等待
是困難的


/from 你像個孩子似的

也離題一下兼沒有一點年紀是不會知道的ago 發表於 March 1, 2005 07:28 AM

第八天 信賴


瑪蒂塔和莎比娜一起唸書的時候,總是心有旁騖。這並不是莎比娜的錯--瑪蒂塔就是有這樣的壞習慣。
前面我曾提過,瑪蒂塔的習慣,是唯一能夠讓我們瞭解瑪蒂塔和莎比娜之間關係的橋。現在當我再次來到橋的這頭時,我看見橋的那端,瑪蒂塔抱著小狗唱著歌,正拖著莎比娜回家,就像拖著一隻剛吃飽的小獸。
莎比娜在瑪蒂塔家複習功課,沒有其它人在。瑪蒂塔唸一下玩一下,弄得莎比娜也無法專心。幾次莎比娜要瑪蒂塔安靜坐好,瑪蒂塔都對她裝瘋賣傻。瑪蒂塔是喜歡莎比娜的,她在她的面前可以肆無忌憚。
瑪蒂塔和莎比娜都不同意我用「肆無忌憚」這樣的字眼,但在我看來卻是如此。善解人意的莎比娜提醒我說,你不妨稱它是一種「信賴」。

對莎比娜而言,瑪蒂塔和她之所以會成為好朋友,是因為她們關係的基礎,根植於一個全然的差異點上。那就是瑪蒂塔是一個「懂得求救」的人,而莎比娜不是。但這並不表示莎比娜會成為瑪蒂塔的救贖,也不表示莎比娜需要瑪蒂塔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裡,所謂「懂得求救」的逆命題,並非「懂得救贖」,而僅僅是「不懂得求救」。若非如此,對彼此都將是負擔。
求救是在生命尋找出路時所發出的呼喚,它的「獲得救贖」並不是找到相互答應的回響--這種世俗性的誤解,通常是源於那些過份樂觀的人,相信自己擁有全然的幸運,相信「完美結合」這類的概念。他們浪漫得不能夠理解到,相互答應所帶來的狂喜背後,還有數不盡的疑問需要逐一排解--既然他們的關係是來自於如此的信念,他們便無法接受「完美結合」的被破壞、「救贖」的有所選擇性、以及為了相信自己目前關係而所做的自欺欺人。那些字,那些詞,那些掩飾、那些不滿,那些就是他們的負擔。
不會成為負擔的關係必然是平行的(而不是相交的),是存在於另一種生命本質之內的。也唯有這樣的關係才能產生信賴。
莎比娜繼續說明:「特別是你不可以在你愛的人面前軟弱,不可以把你的軟弱交給他,在這一點上你不可以信賴他。不應該期望在這種關係裡尋找到救贖,軟弱的救贖。」
莎比娜明白,對於瑪蒂塔而言,「信賴」是一種極為重要的價值。莎比娜也明白,對自己而言,這樣的感情永遠不會存在於戀人之間。
但是瑪蒂塔卻不知道,當她越來越將她們的關係建立在「信賴」之上時,這同時就意味著:莎比娜永遠不會愛上瑪蒂塔。

我還是不懂,為何莎比娜會說戀人之間不可能存在著「信賴」。但這時,原先把臉埋在課本後面的瑪蒂塔,突然探頭出來問了一句:
「為什麼在大寫的愛字前面,絕大多數是沒有名字的戀人?」
莎比娜很正經的回答:
「因為他們只知道愛上愛情。」
瑪蒂塔聽完之後想了一下,把課本往上一拋,莎比娜看見很多小黑點飛了出來。瑪蒂塔把落下的課本接住後,整個人倒在沙發上,用課本遮著臉,只露出兩隻眼睛,非常認真的說:
「我將來要找一間海邊的旅館,在那裡,人可以將記憶寄放在櫃台,」她看著莎比娜,「我會帶妳去那邊。然後把妳的記憶打包,放進『等待』那個櫃子裡。」

翻箱倒櫃的ago 發表於 March 1, 2005 07:07 AM

似乎就是這樣

對最親近的人才會顯露最真實不掩飾的情緒


>_<
愛的小手!!!快趕案子!

KT 發表於 February 28, 2005 04:4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