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音的情緒 | 回到主頁面 | 我愛你麵包蟲 »

2005-01-18, 04:38 AM

20050117

鬥士

畫著鬥士的時候,被雜光迷惑時,關掉日光燈吧,只留一盞投射燈,專注的寬闊的胸膛,那個時候。

暗到,連紙張都看不見了,但是反光,真的很美很美,老師說我擅長陰影的。

所以我一直忽略亮面,光明也是有層次的,也是會有和黑暗的交集的,就這樣從小地方錯過,連生命也是時常不顧一切,雖然只是有不顧一切的想法而已,畢竟我們,不能當一面強烈的表框的作品,還有許多灰階,還有許多過渡。

你們只看到現在的一個點的我,但是我走痛了多少柏油路上的長影,弄碎了莫里埃幾次,想必是不願意想起的,數字,相距分離,我不要。

*****************************************
如果可以留下你,我願意付出一切的,可惜我只有一台像機,蠢蠢的把你切成方塊放在二位元的世界,為什麼螢幕是方的,明明我們的視覺是廣角的,誰來偷偷告訴我答案?


*****************************************

虛線

我喜歡虛線

*****************************************

紅色,妳是紅色的,

20050117,江蕙的新歌,柔軟的轉音,我難得的開心了,好一陣子,沒有像這幾天這樣,聽見自己的笑聲,很愉快。

妳們不會懂得吧,也許只有我聽見而已。

*****************************************

有時候會為了像寶藏一樣的感動,而感傷。


*****************************************
雙手合十,手,雙手交扣,手,其實可以交換心跳,我知道的。

右手和右手,心跳會亂了節奏,我很笨拙的,別笑。

*****************************************

世界又震盪,左邊告訴我這是挑戰,右邊告訴我只想縮起來抱著膝蓋哭著睡著。

*****************************************

睡著吧,越這樣想時,鐘聲頭髮擦過枕頭的聲音電腦風扇運轉聲時鐘聲,通通都用放大燈巨大了起來,我老是冷冷的挖苦著一直不願意安靜地妳,但是其實我最怕沉默,所以用沉默抵抗的道理,不懂哪?


*****************************************

[偽裝日記沒有天天寫] 引用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